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Wanderer

棠阴,我的老家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夏天穿棉袄【原创】  

2009-10-13 12:08:39|  分类: 棠阴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 

老乡咚咚,与我同年。咚咚家,四女两男,咚咚序列垫底,由于姐姐一直在边远村落担任代课教师,给弟弟带了个头,咚咚也在鹿苑村,谋得一分代课教师差事。现时今日,代课教师在广东均是蛇吞鲸官僚大嚼教育经费的产物,待遇低的无法想象,江西处于内陆地区,财政来源枯竭,官僚胃口堪比沿海,待遇微薄仅可糊口。

 

韶山也有个东东,当年大手一挥,号召知识青年下乡去,于是一批上海知识青年同江西偏远山区扯上了关系,咚咚担任代课教师的姐姐,当时正在高中读书,上海知青中有几个溜须拍马的,混得不错,自己高中学历的含金量都要大打折扣,竟然钻营担任起本地高中老师来。于是,咚咚家,同上海知青攀上了,代课老师的姐姐同高中任课老师刘得很先生,年龄差距并不大,关系自然由老师身份发展成老友。当年一路哭哭啼啼,强行押送到山区的都市人,在江西上演“三哭”采茶剧,同当时公演的越剧“三笑”互相呼应,给我当时尚且幼嫩、心壁脆薄的心脏带来剧烈撞击。何谓“三哭”?1969至1970年,一大群16至20岁之间的上海人,我们昵称“海佬”的知识青年,在大队拖拉机的颠簸下,来到棠阴,女孩们泪如雨下,认柱为娘,哭瘫倒地;白天男孩们忍住了,表情扭曲、心如死灰。晚上,有人用手风琴自弹自唱《想哭就哭》,男孩也终于如滔滔江水决堤,嚎啕大哭,此为“一哭”;1976年9月9日,我刚满5岁,同三舅同行,路过“海佬之家”,尚有300米之遥,传来阵阵撕心裂肺般哭声,走进窗台窥视:不得了,乖乖!“海佬”男女哭拥一团,如丧考妣。我与三舅满脸漠然、充满蹊跷。后来得知,不是他们的亲人去世,而是他们心中的太阳如流星般消逝天际,韶山的东东响应宗教精神领袖马克思的召唤,见他去了。东东是当时绝大部分人的精神支柱,当时号称万岁,堪比上帝,怎么就活不到万岁的百分之一呢?“海佬”的天漏了,即将坍塌下来,女娲在哪里呢?原来“海佬”的“二哭”是哭求女娲,求她再次挑起补天的重任;1979年至1982年间,当年的16岁、20岁小伙子,小姑娘长大了,变成大伙子、大姑娘了,差不多10年,那是黑灯瞎火的10年,那是煤油灯统治光明的10年,几乎没有任何娱乐活动,知青们的激情、二胡、笛子、手风琴弹奏了2、3年后,集体失语,那也是寂寞难耐的10年,那10年中国诞生了全世界最大规模的、门不当户不对的婚姻群,“海佬”女青年下嫁农村男青年、“海佬”男青年低就农村女青年的,比比皆是。“海佬”来棠阴的10年后,《东方红》的喇叭广播也哑巴了,有点黎明前的征兆,果真,“海佬”们可以申请回上海,但是,有附加条件的:首先必须是未婚青年,可以优先考虑回城。冲出悲欢离合围城、当时回城通行证的诱惑,超过任何山盟海誓、海枯石烂的爱情,“三哭”采茶剧顺势在全国声势浩大、排山倒海般上演。

 

时来运转,咚咚姐姐的老朋友,刘得很先生很幸运,他们夫妻属于“肥水不流外人田”类型,他们是上海知青内部勾兑,同老婆假离婚、请病假,获批准后,老婆先回上海,老公随后几年也顺利回上海。乡村高中教师,回大上海去可得委屈了,不过还是混上了上海某小学的一校之长。鹿苑代课教师的咚咚坐不住了,他早就向往大上海,周润发主演的《上海滩》主题曲:浪奔、浪流------早就诱惑得咚咚流口水。于是,咚咚顺着家乡涓涓宜水、入抚河、过鄱阳、进扬子江、泊吴淞口,回流黄浦江,上海滩靠岸了。咚咚当上了上海某小学的代课教师,西服上身、领带系脖,洋气了。咚咚全家既羡慕又自豪,当年棠阴头号大资产家桂花眯子家族,才能混迹的上海滩,风水轮流转,轮到我咚咚领衔主演。适逢大哥叮叮成亲,大嫂过门,婆媳摩擦在所难免,大哥叮叮处境如同汉堡包中间那块夹心肉,两边不是人。叮叮大哥万语千言、满腹苦水无从倾泻,这时想起弟弟咚咚混迹上海滩,过着萧遥日子,苦海拯救重任就靠弟弟啦。兄弟经常鸿雁传书,咚咚不再是当年鹿苑村的代课教师,而是大上海的代课教师了,言语谈吐早就脱离乡土气息,引经据典,经常引用《三国演义》罗贯中,罗大师的经典语录劝慰叮叮大哥。咚咚还在大上海最时髦的照相馆,西装革履、意气英姿拍了张“洋相”。只见照片中的咚咚,印堂发亮、嘴角微笑。家中有人熟悉文革中韶山东东尊容,情不自禁赞叹:我们家咚咚同湖南东东很像,尤其这印堂部分。旁人附和:山沟沟的棠阴要出主席啦,引来又是一阵欢笑。

 

叮咚两兄弟地下党般隐蔽活动,终于被精明的大嫂发觉。因为,大嫂嫁到叮叮家时,叮咚两兄弟感情并不深厚,自从咚咚奔流大上海后,两兄弟出奇地铁哥们啦,咚咚经常从上海寄信到老家,收信人不是父母双亲,而是指定“叮叮大哥亲启”。叮叮大哥看完咚咚家书后不转交双亲,直接藏起来,行动极其鬼祟。大嫂虽目不识丁,脑子还是转得很快的,鬼祟叮咚两兄弟在信中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、阴谋。某日,大嫂盯梢到叮叮又在阅读《上海来信》,照旧,叮叮将家书阅毕,不转交双亲,大嫂躲在暗处,究竟叮叮将信藏匿何处。叮叮将信藏好后,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,舒心地外出了。大嫂看准时机,将信取出,拿给自己识字闺中老友释疑,秘密终于大白于天下,叮叮写到上海给咚咚的信,内容无法看到,咚咚回信中说到:叮叮大哥辛苦了,你暂时委曲求全,汉堡包任重道远,媳妇总会熬成婆的。至于女人吗,三国时期的刘备,当时讨的老婆是孙权的妹妹孙夫人,桃园三结义后,刘备经常在兄弟面前信誓旦旦:“兄弟感情为重,女人次之。女人吗,如衣物,这件不合身,就换另一件-----”。这句话被大嫂闺中老友稍作解释,大嫂气得七窍生烟、火冒三丈,如果咚咚当时在眼前,定要将他揪住不放,解释大嫂是何种衣服?汗衫、衬衣、的确凉、棉袄、羽绒服?咚咚为大哥叮叮打抱不平,是否你这个山沟沟奔流到大上海的咚咚,在上海滩为大哥叮叮选购了何种合适的上海装、时髦装?大嫂当晚失眠,大哥叮叮提前有人通风报信,地下党文件被缴获,暂且回避为妙,吓得几天不敢回家。

 

光阴似箭、岁月如梭,转眼间就到暑假了,代课老师自然也有假期,这也是咚咚奔流上海滩的第二个暑假,提前就有消息从大上海传来:咚咚要带女朋友回家,女孩是咚咚代课单位管后勤领导的女儿,正式工。正式工能看上咚咚这个临时工,可见咚咚的功底与魅力。大嫂当然也知道这个消息,大嫂早就在心理斟酌好台词,静候咚咚、静候咚咚从上海滩带来的上海时髦装。咚咚携手首任女友终于大驾光临,寒舍顿时烨烨生辉,时隔二十五年,1970年,第一代的上海姑娘媳妇已经熬成婆,新生代上海姑娘不是政治命令、不是韶山东东指令,而是棠阴咚咚的魅力,将上海凤凰吸引到山沟沟中来,议论足足延伸3华里,从咚咚下车的车站,到咚咚家,一路都有长舌妇评头论足:姑娘皮肤好,毕竟是大城市出来的,又会打扮,体态略有发福,的确是福态----说句公道话:姑娘长相一般,身材偏胖,可能是营养充足的原因,毕竟老父亲管后勤的,油水稍微多些,仅此而已。大嫂并不怒形于色,在大门口笑嘻嘻的:一路辛苦了,快进来喝口水吧!远方来客入大厅坐下后,大嫂脸色突变,轻轻伸手在小叔子额头一照,惊讶道:“啊呀,不好,暑假大热天的,咚咚高烧,是否患疟疾、打摆子了?”,瞅了咚咚女友一眼,又对小叔子说道:“大热天的,怕冷吧,不然你怎会披起厚棉袄?会把人捂坏的!”。大厅气氛骤变,大伙儿都被大嫂这席话呆住了,只有大哥叮叮明白老婆的话中话,拉起老婆手臂央求道:都是我不好,你今天就放他们一马,求你了。大嫂一言不发,跑回娘家久住不回。后来听说,上海姑娘一直问咚咚,你大嫂脑子是否有毛病?大热天的,明明你是穿短袖,怎会说成穿棉袄呢?咚咚牙关紧咬双唇、低头无语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32)| 评论(2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