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Wanderer

棠阴,我的老家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大姨【原创】  

2009-05-30 09:42:55|  分类: 棠阴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

 

公元1923年,八姊妹的母亲----外婆,诞生于仙三都的船家。外婆、童年就沦为孤儿,所幸,她的外公外婆健在。当时的船家,就是物流的代名词,财源广进、令人垂涎,听说外婆是在点心的包围中长大。 

十六岁的外婆,听信媒婆(杨长女之母)花言巧语,嫁入仙七都(棠阴旧称)罗家,罗家祖上多代从事建筑行业,诸多棠阴古建筑的玄关,属于罗家的杰作。外公的父亲、爷爷均为鸦片瘾君子,建筑所得现金,悉数全交鸦片馆,外公的父亲,出于蓝而胜于蓝,抽光了所有积蓄,负债累累。鸦片越抽越上瘾,魁伟的身躯仅剩皮囊、骨架,于是,卖儿卖女,外公的5个长兄,均被偷偷卖掉换取烟资。外公的母亲,每失去宠儿,均痛哭数月,很快双目失明。外公曾被多次出卖,命中注定,都在短时间内追回。于是,外公就是唯一的罗家根苗。新媳妇进门,婆婆将罗家家丑悉数口述给外婆听,外婆每当不顺心时,总会嚎啕大哭:前世作孽,嫁入鸦片世家。 

1942年7月,日寇进犯棠阴,外公的母亲含冤离世。此后的3年,外公外婆这对年轻的夫妇,独自摸索人生路,3个儿女出世,相继夭折。外婆求助邻居,拜了契妈,在契妈的呵护下,大舅顺利降生,茁壮成长。之后,罗家接连添丁5女2男,3龙5凤。1951年,大姨诞生。尽管外婆身为女性,却将“重男轻女”传统发扬到极致,5个女儿,除了第3个女儿出于陪嫂子读书的原因,读到小学毕业,其余的童年开始,打猪草、洗尿布、做家务、砍柴、挑口粮,幼小的肩膀扛起了沉重的家。母亲、大姨、小姨曾多次偷偷在学校教室偷窥,她们非常羡慕教室里面的女娃,1950年代,农村推行扫盲运动,举办夜校。母亲与大姨,将夜校书本抱回家,遭来暴风骤雨般臭骂:家乡土话的国骂无法翻译成国语,如果直译,极其不雅,担心有人受不了。万念俱灰,母亲与大姨,无奈加入文盲行列。穷人的孩子早当家,大姨体质强过母亲,母亲主内,大姨主外。后来,两姐妹相继结婚、生儿育女。母亲是双方家长撮合,属于包办婚姻范畴;大姨敢恨敢爱,经过自由恋爱,再结婚。大姨结婚前,偶尔未经外婆批准前往隔壁未婚夫家闲聊,又是一番人格侮辱性臭骂;有一次,未婚夫送大姨一幅灯芯绒布料,竟被外婆拿剪刀威胁要剪烂,甚至动手要将大姨拉到河里去飘流,在众人劝慰下才罢休。至今,大姨想起往事,泪流满面,眼泪流干后就无声哽咽,无泪的痛哭隐藏着极限的心灵创伤。 

在我3岁未满时,我随母亲去菜地,在池塘边玩水,不慎滑入水中,大姨刚好路过:心里嘀咕,文仔刚刚还在岸边玩耍,瞬时不见踪影。大姨疾步走来池塘边,才发现在水里挣扎的我,大姨是我第一个救命恩人。18岁之后,母亲将此事提起,我内心对大姨充满感激,的确,第二次生命是大姨给的,我应倍加珍惜,坚韧、顽强地面对人生。每当同大姨闲聊时,提起这件事情,大姨总说:我自己都不记得了,一点印象也没有!说完就哈哈一笑了之,如此大姨,更让我倍加感激。1986年,我离家远行上学,每月才回家一次,周日的下午总要在车站等长途车,大姨好像有双千里眼,总是在我快要起步上车时出现在我眼前,1元、2元地将纸币往我手中塞,大姨知道姐姐家经济拮据,我总是推却,的确生活费从母亲手中已经拿到,足够应付1个月的生活费,大姨总是坚持,直到我收下方止。每次,在大姨往我手中塞钱、几番推却的过程中,说不出是幸福还是痛苦,我总是泪流满面。大姨家3个小孩,他们生活并不宽裕,由于不识字的原因,大姨始终无法转为正式职工,收入、福利、待遇同正式职工相比,差距甚远。大姨在水泥厂属于搬运工、纯体力活、待遇少、地位低的苦力活,有时,大姨休假同母亲闲聊时,总会想起童年时光,遗憾的夜校、朗朗读书声。有时,厂里结算工资,需要本人写收条、签名时,对读书人来说小菜一碟的事情,大姨素手无策、满脸通红、充满屈辱,对方一个不经意的询问:仅仅是收条、签名,你觉得是很棘手吗?有一次,因收条、签名问题,大姨极度悲痛、痛哭数小时,回到娘家,一肚子的苦水想向外婆倾诉,外婆无言以对,双目凝望远方……大姨后来到我家,同母亲相拥再度痛哭。 

从小,看到外婆频繁采取粗暴方式教儿育女,大舅十五六岁时,曾经被打得皮开肉绽、昏迷倒地,外婆怕引起伤口发炎,竟然真的在大舅伤口上撒盐。大舅的遭遇,在母亲的内心,引起超级余悸,至今无法释怀。大姨有不同意见总是同外婆争辩,后果就是,棍棒伺候、拳脚交加。于是,大姨立下誓言,决不轻易打骂子女。每次傍晚,大姨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家,还会将大女儿的换洗衣服洗得清爽干净,普通人家经常将独生女比作“公主”,尽管您还有一个小女儿,大女儿的待遇确实堪比“公主”。因此,错综复杂多种原因,大女儿“万分宠爱”特殊待遇产生公平危机。有一年正月,3姊妹大打出手,如同当代版“三国演义”,魏蜀吴互相交战,每个人的脸蛋挂彩,如同与山猫交手,三败俱伤。那次,您首次对三人采取武力惩罚,自己无比悲伤。 

1994年,大舅50岁生日。他在江湖多年,同邻居一个无赖结下梁子,无赖当晚借酒撒泼,用凳子将酒席餐具横扫,生日当日点的“寿烛”也被扫到地上、熄灭、崖岭的姨父被无赖用板凳打中头部、倒地不起。当晚无赖带了几个地痞撑腰,大姨是您,不畏强暴、奋起反击、磨拳擦掌同无赖展开殊死搏斗。无赖付出惨重代价:有一只眼几乎被打爆,头部重伤,后来更是凭借大姨的毅力与决心,深夜将派出所所长从县城赶到棠阴,将无赖逮捕关进监狱。无赖拘留出狱后,躺在床上被窝里,大姨独闯狼窝,将无赖衣领揪起,要求无赖无条件赔偿损失、伤人医药费等。无赖夫妻求饶,答应派出所会做出公正赔偿方案,该赔多少分文不少。大姨还是将无赖数落得无地自容: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,竟然如此无情无义、冷血残忍、畜牲不如,狗养了一段时间都会摇尾巴等等。您捍卫了娘家的尊严,您击退了豺狼的侵犯,您维护了正义,大姨您是女儿身,就是棠阴当代花木兰。当时,我在他乡听到这些经过,愤慨、感动、钦佩,百感交集,从那以后大姨在我心里更是无比崇高,无人可及,您才是中流砥柱、家族的希望与栋梁。 1995年正月,我曾回家,表弟高中毕业,没有考入大学。大姨您第一次向我提及:如果南方有工作介绍,给表弟介绍一份工作。我却无能为力,同时秋弟虽然带到广州同住,也无法安排就业。至今,我内心充满内疚,大姨如此小小愿望,我竟然如此无奈、不能满足她的心愿。后来,大姨3个孩子陆续来到珠三角,一个金领、两个白领。接着,陆续外孙女、外孙、孙子、外孙4个孙辈出生,大姨像当年哺育3个子女一样,外婆、祖母、保姆多种身份集一身。现在,物资生活丰富,儿孙满堂,本应该是最幸福的时光,大姨却过得不开心,因家庭的可大可小的事情,大姨经常失眠。大姨对娘家所有的人都是奉献,没有索取,水泥厂时代,娘家兄妹多个小孩寄宿在你家读书、您没少操心;娘家多次发生几次大纠纷、您身先士卒、不畏强暴、维护尊严;在你3个小孩走向不同岗位时,您或多或少向他们施压,安排娘家兄弟的子女就业、兼职炒更、再就业;1995年秋,刚在广州买下新房,邀请你们来做客,由于我出差在外,房间来不及打理。是大姨您,尚未拍去身上的尘土,放下行李就帮忙清洁地板,大姨当时“弯腰、忘我工作”的剪影记忆犹新、终身难忘。

想对大姨说很多感激的话语,想来想去,欲言又止,因为翻遍字典,还找不到能充分表达我感激的字句,这也许就是文字的缺陷。在此我只想对大姨说:有空常来坐,您的好姐姐、亲妹妹、还有崇敬您的外甥、外甥女记挂着您。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0)| 评论(1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