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Wanderer

棠阴,我的老家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困惑的日本选民【原创】  

2009-05-23 00:38:54|  分类: 日本日企日本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

每当提到朝鲜的金正日,日本的媒体、学者、大学政治教授们都会特别兴奋。因为,自从苏联解体以来,全球自由市场经济一体化程度达到98%,世界上有两个坚定的社会主义难兄难弟还在坚守计划经济,他们就是古巴、朝鲜。谈到这两个国家,无论任何领域,日本都遥遥领先,优越感爆棚。尤其这两个国家的元首,一个是:父传子;一个是:兄传弟。日本的各路知识分子,在日本高度自由的媒体上高谈阔论“封建世袭,金氏王朝、卡氏王朝”。

 

尽管日本的知识分子热衷议论别国是非,日本选民因为日本国会众议员世袭、日本政府官员世袭这几件事,内心充满矛盾,饱受困惑与煎熬。日本国会众议院有123名众议员属于2代或者3代世袭,占议员总数接近一半。东京市长石原慎太郎,1956年发表小说《太阳的季节》获得日本文学最高荣誉奖,当年24岁,平步青云进入日本知名作家行列;36岁,凭借自民党众议员候选身份,以300万张选票、第一名,首次当选日本国会参议院议员;石原有很多身份:作家、导演、出版家、政治家,这使得他人脉丰厚,如鱼得水;1972年,40岁的石原辞去参议员职务,无党籍参选众议员,毫无悬念在东京第2选区高票当选;1975年,自信心高度膨胀的石原,向东京市市长的宝座挺进,得票高达233万张,却输了这次选举、落选;1990年,石原长子、石原伸晃首次在东京第8选区当选众议员,众议院中出现石原“父子兵”议员;1999年,67岁的石原慎太郎二度参选东京市长,得票166万张,首次当选;2003年,在东京第3选区,石原慎太郎第3个儿子,石原宏高凭借石原慎太郎“政治仓库的丰富物资”,轻松当选国会众议院议员,日本国会刮起“石原父子仨众议员旋风”。

 

石原家族耀眼的政治光芒,让日本国民兴奋了好一阵子,石原慎太郎凭借文采、口才、厚黑学,牵住东京选民的心,连续3次当选东京市市长。他的表现如何呢?请看一些片断:其一:充当超级银行家、石原慎太郎开办银行,“新银行东京”开办的目的是支持中小型企业,由长子、石原伸晃的秘书主政,结果去年一年亏损11亿美元,全部用东京的财政收入填进去;其二:任人唯亲、石原慎太郎由于身份多重,社会应酬繁多,国内海外经常周游,干脆聘用当年首次当选参议员聘任的秘书,浜涡武生担任副市长,小浜是空手道高手,话不投机就动武的莽夫。当然,对石原慎太郎是百依百顺、尽职尽忠、效犬马之劳,绝对是得力干将,石原慎太郎经常周游列国、不在市长办公室上班,小浜将公务处理得井井有条。自然,能力与权力是双胞胎,石原慎太郎的不临朝,导致日本宦官小浜的空前独裁,市政府的一般公务员见他比见天皇还难,很多建议与意见只能以书面形式呈上,小浜在上面打勾划叉,就很给你面子啦。有时看你不顺眼,轻则斥骂,重则拳脚相加,东京市政府公务员苦不堪言,很多逼得只有走为上策。后来有的脑子好使的,抓住小浜把柄,将举报信递交东京市共产党籍市议员,才将小浜炒了鱿鱼。石原慎太郎还模仿诸葛亮:“我是挥泪斩马谡,于心不忍啊!”后来,石原还是硬将小浜安排到东京市属企业,当了个享受副市长待遇的副董事长,的确又是一个肥差,议员们也无可奈何、惟有仰天长啸;2002年,石原慎太郎更加放肆,动用东京市财政,成立资助年轻艺术家基金会,他的第四个儿子石原延启是收藏家,自然是补贴对象,公私混淆;其三:巨额公款海外游、石原慎太郎从1999年当选市长开始,至目前为止,国外考察出差20多次,挥霍纳税人税金4.5亿日元(折合3,000多万人民币),短暂的数天的出差,平均每次花费150万元人民币,其他城市的市长的差旅费,只有他的十分之一;其四:强行命令“齐唱《君之代》”、日本二战战败后,凡是有军国主义色彩的象征性东西,自然退色或者变色,石原却想重振国威,强行命令东京市内的公务员、学校教职员、学生每天必齐唱军国主义时代的国歌《君之代》,不遵行命令的从行政处罚、到开除公职不等,引发很多行政诉讼。其五:巨额受贿、2006年12月29日,《周刊朝日》爆料,石原慎太郎将房地产商“水谷建设”的2,000万日元政治献金落入自己腰包,没有进行政治献金登记入册。

 

日本世袭议员与世袭官僚的出现,主要有以下原因:当选后享受大企业董事级别工资待遇,每月有固定薪水10万元人民币,另外还可以聘任2名秘书,工资全由国会支付;同企业各界打交道,官商勾结,可以获取远远超过固定薪水无数倍的钱、财,以收取政治献金为名,实际则是中饱私囊。石原慎太郎长子,石原伸晃在2007年就曾经受贿日本牙医协会4,000万日元(折合人民币270万元),由于政治献金的名义可以浑水摸鱼,钻法律空子,很少受到法律制裁。权与钱就是政治的春药与兴奋剂,自民党执政日本60余年,很多世袭议员、官僚祖孙3代尝到了甜头,这个肥水不愿流到外人田去。在野党,民主党的新任党魁,鸠山由纪夫本身也是世袭国会众议员,民主党为了在国会选举击败自民党,提出“限制世袭、废除世袭”口号,换取民心。自民党感受到咄咄逼人的态势,的确“山雨欲来风满楼”,他们也在党内讨论民主党的口号,最终要由3代世袭的麻生太郎来拍板。麻生太郎很头疼,党内的前任首相,小泉纯一郎的儿子、小小泉,这次就准备凭借“父荫”庇护参选众议院议员,你们偏要这时提出这种口号,纯粹就是针对我纯一郎、抬杠吗?小泉纯一郎虽然退出政坛,党内的虎威尚存,在日本二战后首相中的民望居榜首地位,得罪小泉纯一郎就是开罪日本选民!

 

日本选民的心情就是如此矛盾,世袭议员与官僚造成日本行政效率在先进国家中排名非常低,每年的财政赤字,官僚都在瞄准草民渐渐空瘪的荷包,加税再加税。去年以前的丰田,凭借一句话:“干毛巾都要拧出水来!”积累了1,000亿美元现金,现在,世袭的日本议员与官僚就在学习丰田汽车,把选民干瘪的荷包榨干,榨出的水滴到世袭议员与官僚的“无限贪婪海绵”上,尽管海绵上的水已经够多,吸不进去了,“贪婪海绵”的水宁愿先挤往他处,再造成赤字的假象。2009年国会议员选举,毫无悬念,日本国民虽然厌倦了世袭官僚,但是,他们没有其他人可选,兜来兜去还是选举“小小鸠山、小小石原、小小麻生、小小泉们”,他们会顺利晋升国会议员,困惑、矛盾、无奈将继续。日本海的对岸,有个6,000年的文明古国,该国的草民们从未尝过民主的滋味,却经常窃笑对岸的草民可怜、对岸的“蜉蝣首相”,您是否笑过?我是连苦笑都笑不出来,可能是患上“笑神经记忆消失综合症”。

 

“蜉蝣”注解:幼虫生活在水里,幼虫蜕变成成虫,展翅低飞,空中交尾后数小时,生命终结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6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